13
十二月

《復仇者之死》

   Posted by: admin   in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罪與愛的衝突?

曉龍

從西方基督教的角度分析,每個人都有罪;從孔子孟子的角度分析,每個人的本性皆善,同樣充滿著愛。究竟罪與愛是否有衝突?從心理學的角度分析,人有光明面亦有陰暗面,在何時何地會顯露自己的光明面?在何時何地會顯露自己的陰暗面?眾人的情緒智商千差萬別,從心而發的行為表現亦各有不同。不少人認為在商界馳騁的「高手」個人的智商未必高,但其情緒智商一定很高,因為她/他懂得在適當的的時候表現自己的光明面,在不利自己的環境下掩飾其陰暗面,直截了當地把罪性壓至低點,並把能夠使普羅大眾皆大歡喜的博愛「發揚光大」。而現實生活中的罪犯,大多數的情緒智商較低,只懂毫無保留地表現自己的陰暗面,內裡的光明面因陰暗面「鋒芒太露」而被遮蓋,令普羅大眾只能認識和了解罪犯的陰暗面,一面倒地鞭撻其朽壞了的罪性,對其潛藏的光明面卻一無所知。《復仇者之死》初段內出現的滿手鮮血的麥浚龍,只表現自己罪孽深重的一面,背後的苦衷被隱藏,使觀眾看不見其污穢背後潔淨的另一面。

《復》在愛與罪的主題上兜兜轉轉。片中麥浚龍對蒼井空的愛,因警員輪流強姦蒼氏的犯罪行為而迫使這種愛轉化成行為,直接造成麥氏因向警員報復而衍生的殺人罪行的出現。愛與罪本來就環環相扣,愛容易促成罪的出現,但罪有時候卻因愛而得以「化解」。就像強姦蒼氏的退休警隊隊長劉永,在深明自己犯下的重罪後,願意尋求上帝的憐憫和寬恕,最後成為充滿愛心的兒童院院長,可惜麥氏不曾原諒劉氏過往犯下的過錯,決心向劉氏討價還價,「血債血償」。麥氏對劉氏莫大的仇恨,源於麥氏對蒼氏無私的愛;劉氏對麥氏「千刀萬剮」的仇恨,源於劉氏害怕麥氏洩露自己犯罪的秘密,根源在於劉氏對自己自私自利的愛。在現今荒誕乖謬的新世代裡,仇恨經傳統武俠片的「宣揚」而不斷放大,彷彿人為了仇恨而生,亦會為了仇恨而死。罪是仇恨的果,而愛是仇恨的根。片中麥氏在自己的一生中深受仇恨困擾,即使其後蒼氏已魂歸天國,大局已定,一切已無法改變,麥氏依舊堅持已改過自新的劉氏必須承受「應得的懲罰」,自己長年累積下來的仇恨使情緒智商在一剎那間大幅度地降低,並徹底地表現眾人皆深感痛惡的陰暗面。

人非草木。部分人變得像草木一樣冷酷無情,其根源在於別人對自己「殘酷」的態度所造成的報復心理。《復》內麥浚龍因警隊對蒼井空的污辱而變得冷酷無情,其後殺人如麻的行為,始終源於麥氏對自己強烈的「反叛性」情緒的爆發性發洩。「冤冤相報何時了?」《復》以關於麥氏的一系列案件中遇害者所象徵的死亡開始,亦以麥氏殺掉劉永的摧毀性死亡結束。其「首尾呼應」的結構,本來就向觀眾訴說著「天理循環」的可怕,人類與生俱來的愛,根本就主宰著罪的衍生與消磨,麥氏受到罪的捆綁,源頭正在於其對蒼氏「不合常理」而超乎想像的大愛;劉氏徹底放下了罪,源頭則在於上帝對他凌駕萬事萬物而跨越蒼生的大愛。因此,《復》在主題方面對罪與愛的深刻處理,使全片從一般性的警匪片上升至意識形態電影的高度,成功為觀眾提供廣闊而深邃的思考空間,與《無間道》在類型電影的範疇內「越層上升」的情況無異。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十二月 13th, 2010 at 02:32 and is filed under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