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19th, 2024

《怒潮》短評

揭示社會的真實面貌

《怒潮》的故事在一個虛構的國家內出現,雖然片中角色間歇性地說泰語/馬拉話,但我們不可百分百肯定全片指涉的國家必定是泰國/馬來西亞。即使我們偶爾在國際新聞中得悉人口販賣/偷取人體器官問題在這些國家內存在,仍然不可貿然斷定泰國/馬來西亞是故事發生的地點。片中洪泰(秦沛飾)依靠自己的權勢,偷取陳樂(陳曉依飾)的心臟,以拯救自己的女兒。洪泰身為政商界名人,社會地位甚高,而陳樂只是在孤兒院成長的孤兒,這種「以強凌弱」的殘酷現實,在不少地區內皆十分常見,於司法制度不健全的國度內,上述現實性的問題更俯拾皆是。故片中的故事可指涉世界上任何一個貧富懸殊問題嚴重的國家,不論觀眾是否身處泰國/馬來西亞,如果對上述問題略知一二,都會同情她悲慘的遭遇,並對她的哥哥陳安(張家輝飾)的怒氣致以無限的悲痛和憐憫。

片中陳安勇殺仇敵,麥朗汶(阮經天飾)蒐集洪泰的犯罪證據,馬文康(王大陸飾)混入黑幫擔任保鏢,姑勿論三人「扮演」的角色是否合情合理,他們成功實踐復仇大計是否匪夷所思,其精心的策劃已充分顯露他們復仇的決心,亦徹底表明其「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心志。面對人口販賣/偷取人體器官問題衍生的憤怒,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唯他們不顧自己的生死,勇於向強權宣戰的決心,必定是長年累月的怒氣累積後,忍無可忍的「成果」。故張家輝以冷面殘酷的心境演繹陳安,阮經天以「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態演繹麥朗汶,王大陸以忍辱負重的心志演繹馬文康,各人心底裡似乎有「多不勝數」的故事。全片只簡單地帶出他們各自的復仇感受,明顯不夠細緻,幸好三位演員的演繹到位,我們可透過他們的眼神和身體語言了解其各自的復仇動機和決心,他們滿布「故事」的眼睛和肢體,成功補救了劇本「蜻蜓點水」的流弊。

近年來,可能源於國內政府大力反貪、竭力打擊罪案的決心,像《怒》這類犯罪電影如「雨後春筍」地出現,的確有警世的功效。筆者相信現實生活中的犯罪分子看完《怒》後,可能會有所反思,想像自己的不法行為會觸怒忠直之士冒著生命危險向他們報復,必定膽顫心驚。很多時候,他們為了獲取重大的利益,不惜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怒》裡的例子較極端,在現實社會中可能不算常見。不過,片中他們以權力「壓倒」一切的行為,卻是富裕人家經常採用的手段。故《怒》揭示灰暗社會的真實面貌,是其對有權有勢者的當頭一棒。

曉龍

《蜘蛛夫人》Madame Web

英雄片的另一種演繹

「眾人皆噓,我獨撐!」本片剛上映,外國媒體影評已彈到一文不值,爛片云云。筆者看戲有一個習慣,就是喜歡在毫不知曉的情況下進場;任何預告片都不會看,任何評論都不會讀,我覺得這樣第一印象的觀影體驗才是最真確,最中肯的。本片同樣,我在毫不知情下走進戲院,出來的評語是:好看!絕非爛片。

發覺近年世界有一個趨勢,就是被帶「風向」。一個人在網上說好,就紛紛捧上天去讚;一個人說壞,就一窩蜂去踩變地底泥,全部人都好像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這是一個很危險的現象。

戲看畢後,我讀回評論和資料,作出了為何會有劣評的分析:首先,就過往英雄片而言,定必有大量激烈動作打鬥、反轉宇宙的場面出現,尤其Marvel 的英雄片,而本片是「無」的。其次,但凡英雄片,由主角因何變異到變異,都會很快就變身殺敵,本片是「無」的。第三,英雄片大致上都會忠於原著,就算改,人物也不會大改,但本片「無」。在三「無」底下,就會被說成爛片。我覺得有必要為這片子平反!先旨聲明,我沒有看過原著漫畫,只以戲論戲。

礙於不想劇透,我只能說鋪排這位「英雄」出場是很感人的。主角嘉絲是一位救護員,一次意外發現自己有「預視未來」的能力,繼而拯救三位美少女,最後成為這位英雄Madame Web。整個戲就是敍述她如何拯救這三位少女。她是一個平凡人,只是偶爾看到一些未來發生的情景,由於她不能「見死不救」,於是主動牽涉這個被追殺的漩渦裡。其實她大可拂袖而去。一個人為何要連性命也不顧去救三位陌生人?這就是塑造一個「英雄」的條件,而這個條件是遠遠勝於大量的打打殺殺。劇本寫得相當細緻有條理,逐步揭開嘉絲的超能力和故事,懸念不錯。而這些故事亦與這三位陌生人有著「因果」關係。但凡涉及「未來」,都會訴說着「因果」。不是因為嘉絲的捨命相救,就不會成就她們變成蜘蛛俠。不是這三位蜘蛛俠在未來儆惡懲奸,也不會引來歹角的追殺。

在拯救的過程中,三位「無家」沒有被關心的少女,突然因為嘉絲的關懷、捨命相陪而得到啟發成長。導演選擇在一齣脫離現實的英雄片中反映社會現況;三位青少年的家庭各有問題,但若得到關心和栽培,隨時拯救世界的就是她們。英雄片的使命本來若此。

至於女主角被大改,並非原著中的重症肌無力失明老婦;戲中很巧妙地利用這些元素演化出一段母女情,其實很感人,改編得很好。

看著一個沒有任何飛天遁地、力大無窮本領的平凡人,如何運用智慧戰勝有超能力厲害無比的歹角,已經很吸引,限量的打鬥和特技配合緊張的節奏,到最後才成就出一個英雄,一樣好看精彩!

記著,要自己去看,去判斷。不用腦袋人云亦云,給你能飛天遁地,也不過是狗熊,不會是英雄。

陸凌綠

《森中六魔女》短評

「奇幻」環保片

吃生肉、不懂說話、神情呆滯、享受日光浴、會生蛋,直至《森中六魔女》的中段,我們才猜得到六魔女是「擬人化」的動物,不是真人。日本的電影創作人別具創意,透過電影述說森林保育的訊息,攝影師萱島森一郎(竹野內豐飾)及土地開發的中間人宇和島凌(山田孝之飾)一忠一奸,本來以為全片只遵循二元對立的套路,其傳統的故事情節和保守的結局都在我們的意料之內,殊不知創作人加入了六魔女,直接增添全片整體的新鮮感。當上述兩人被她們「禁錮」時,我們還以為這又是一個「強女弱男」的故事,但到了影片中段,宇和島向她們進行「大反擊」,她們卻不堪一擊,他單人匹馬,卻成功擊敗她們,有點匪夷所思。創作人擅於「製造」懸念,當我們正在猜她們屬於甚麼物種時,她們的行為及羸弱的軀體其實已暗示她們的「真身」是平凡普通的小動物。因此,她們被他不費吹灰之力地逐一擊敗,實屬正常。

《森》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其勇於反轉既有的框框。當硬銷環保的動物和植物紀錄片在世界的影視市場內多不勝數時,以另類的劇情片方式推廣環保,算是創新猷。可以想像,片中的六魔女是動物,倘若現實生活中的動物與人類無異時,我們是否忍心看見他們居住的森林被人類開發,在那裏興建高樓大廈,導致他們永遠失去原有的家園?我們又是否忍心看見宇和島在不擇手段地開發森林的過程中,無情地傷害他們?雖然人類是萬物之靈,但我們仍然有愛護動物的責任,《森》內「擬人化」的動物的出現,正好讓我們反思:人類霸道,想「佔據」全世界,擴大自己的生存和居住空間,但當我們干擾其他動物的生活環境時,我們又應否自私地擴建自己的家園而毫不理會牠們的死活?我們是否能夠找到自己與其他動物和平共存的「路徑」?《森》的暗示,使我們思考人類正確的生存和發展之道,以及人類與其他動物合理和公平的相處模式,當然包括全球空間的均衡分配。

由此可見,《森》的創作人用「軟性」的方式推動環保,讓我們「進入」其精心設計的奇幻國度。相對上述硬銷環保的紀錄片,筆者相信《森》予觀眾較深刻的印象。因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看見雀鳥死亡,可能覺得這是自然生態循環的一部分,並不以為然,但當牠們「化身」為人類時,我們便會對他們的死亡致以萬二分的同情和歉意,此源於他們是自然生態系統組成的一個重要部分,是活生生的生命,其貴重的程度其實與人類無異。從傳送環保訊息的角度看,《森》的另類方法,的確讓我們難以遺忘動物生命的珍貴價值,但願我們看完《森》後,多點注重環保,在保護動物的生命上多盡一點綿力,在建立美好的世界上多作一點貢獻。

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