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5th, 2023

5
十二月

影評快訊第641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爆裂點》短評

「盡是癲狂」?

學者大衛‧博維爾在《香港電影王國:娛樂的藝術》內曾形容香港電影「盡皆過火,盡是癲狂」。作為一齣犯罪動作片,《爆裂點》的動作鏡頭接近「癲狂」的程度,在精密的商業計算下,「每三分鐘一小打,每五分鐘一大打」的連綿不絕的動作場面讓觀眾,特別是男性,覺得異常痛快。這些場面在林超賢導演的指導下,效果甚佳,其逼真程度使我們仿如置身「現場」,雖然只從第三者的角度觀賞,但其視覺及聲音特效卻讓我們對「拳拳到肉」的畫面異常緊張,因為我們已經投入其中,忘記了自己身處影像世界,而非現實生活。《爆》對我們的震撼力正在於其動作鏡頭高度的真實感。

另一方面,《爆》的陽剛味很重,具有濃烈的懷舊味道。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江湖片擅長描述黑幫彼此之間的鬥爭,涉及警方臥底在其鬥爭過程中如何查案,以及怎樣在黑白兩道的夾縫內掙扎求存。《爆》有類似的內容,以江銘(陳偉霆飾)為其中一位男主角,在販毒組織內擔任警方的臥底,需要暗中查案,定時向緝毒總督察李振邦(張家輝飾)報告,他「兩面不是人」的尷尬位置,在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江湖片內見慣見熟。很明顯,《爆》的創作人想向過往拍攝同類港產片的前輩致敬,影片末段重播整齣電影的最重要的鏡頭,配上十多年前的電視劇〈大丈夫〉的主題曲,其致敬之意呼之欲出,應能滿足中年觀眾的懷舊口味。

不過,《爆》著重動作鏡頭,無可避免地犧牲情節的合理性。振邦父愛澎湃,願意被毆打以拯救兒子,最後抱著已被燒焦的兒子,萬分悲痛,張家輝盡己所能地演得到位,但我們不禁懷疑:即使父愛偉大,基於血緣關係,振邦疼愛兒子,但影片沒有仔細描寫他倆之間的關係,振邦對兒子的愛究竟有多深?我們身為「局外人」,根本不得而知。雖然《爆》的片長超過兩小時,但需要交代的細節甚多,如今省略了上述感情的鋪墊,難免予我們顧此失彼之感。要在動作與文戲之間取得適度的平衡實在不容易,但願林導多花一點功夫「雕琢」劇情,讓其文戲的精彩程度不下於動作場面,使他拍攝的動作片能踏進「大師級」的殿堂。

曉龍

《旺卡》Wonka

正能量如朱古力噴泉爆發

本來期望不大;沒想到是意料之外好看、精彩!愛美的我見到男主角添麥菲查洛美當然「心心眼」進場,想不到除了俊美外貌,還懂唱歌跳舞。在毫無心理準備下原來是我最喜愛的歌舞片,太好了。

故事是「朱古力獎門人」旺卡的前傳,講述年輕旺卡落腳大城市打算開自己的朱古力店,卻挫折重重;在一個警、商、教庭勾結,貪污腐敗的國度下,就算你多有才能,多麼努力,還是會被打壓,難以立足。戲中幾個被囚禁者都是受騙、被欺壓的良民,縱使各有才能,但在武力(警方)和惡勢力(富商)操控下,都變作階下囚任人漁辱;對活在今天社會裡的我,相當有共鳴。當然影片結局樂觀積極,充滿鼓舞性,但卻有點草率;秉公辦理的「好」警察從何而來?有何本事處置上司?

畢竟瑕不掩瑜,製作與導演技巧都甚具水準。導演以魔幻手法處理,旺卡猶如魔法師一樣,窮光蛋一名都可以有成本,有材料泡製那麼多的朱古力出來…,別管,在童話世界中沒有不可能。於是你想像不到的長頸鹿奶和吃了曉飛的昆蟲朱古力都會出現,充滿童稚趣味。音樂、美術皆一流,幾場歌舞出色,而最亮眼是曉格蘭特飾演的橙臉綠髮小矮人Oompa Loompa,筆者翻看1971年的Willy Wonka & the Chocolate Factory, 原來小矮人的造型是一樣的,連那首歌曲也一樣。其實這套「前傳」的風格更像1971年版本。全片歌曲悅耳,影像繽紛,充滿正能量,看完像吃了朱古力一樣興奮!

陸凌綠

《富都青年》短評

對社會上邊緣人士的關注

電影能反映社會實況,《富都青年》折射無證者身為社會上邊緣人士艱苦的生存狀態。兩位男主角需要住在無人知曉的偏遠村落內,由於被視為「不正常」的居民,遂欠缺自信,遑論會有正面的自我形象。加上阿邦(吳慷仁飾)是啞巴,難以向別人表達自己的所思所想,故他備受欺凌的遭遇是意料中事。《富》的創作人只如實地描寫他與阿迪(陳澤耀飾)如何在惡劣的環境下掙扎求存,怎樣在邊緣的國度內積極過活。

但命運似乎不會放過他們兩兄弟,一宗誤殺事件讓阿邦走進黑暗的深淵。最初阿迪誤傷了社工,以為她死掉,但在陰差陽錯下,阿邦竟意外地殺死她,似乎種種的不幸籠罩著他們。他不懂說話,沒有替自己辯護,遑論會有好心人願意幫助他,這使他無奈地走進黑暗的死胡同內,一切顯得悲哀,亦讓阿迪以為他替自己承擔罪責,最後心生內疚,一臉悲傷。《富》用了不少篇幅描寫他倆相濡以沫的真感情,上述事件使他們不得不面對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在不知所措下,只好逆來順受,除了不捨得,還有悲傷。全片陰暗的氛圍令我們於心不忍,其低沉的情感不難令我們的心隱隱作痛。

吳慷仁精準地捉摸阿邦的內心世界,運用含蓄內斂的演技,表現角色無奈不安的一面。或許他在演出之前蒐集了不少關於馬來西亞「邊緣人士」的資料,對他們有深入的了解,始能體會他們被社會大眾忽略的感受,並嘗試設身處地去代入他們特殊的處境。世界電影史上不少演員曾演過啞巴,他的突出之處,在於其深刻的演出功力,可能大部分演員只懂「演戲」,但他卻能從心出發,用心體會阿邦的所思所想後,把阿邦與自己二合為一,並忘我地融入其中。因此,《富》觸動人心,讓觀眾深切地同情阿邦的遭遇,並感同身受地讓自己「成為」銀幕上的阿邦;我們看《富》時有豐富的投入感,他精彩的演出確實讓我們對全片產生深刻的印象,故《富》取得成功,他實在功不可沒。

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