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1st, 2023

《毒舌大狀》A Guilty Conscience

喱民的存在價值。

法庭戲要拍得好看,資料必須充實且脈絡清晰,當然還有最重要一點:你為甚麼要拍「法庭戲」。吳煒倫是一位資深編劇,首次當導演,慶幸能拿穩宗旨,勇往直前,專注地達成目標。

此類戲種以人物來吸引觀眾最聰明亦最容易。正是子華神一出,誰與爭鋒?最後一場個人表演令人拍案叫絕;不能獨領風騷,每位演員皆有水準以上演出,選角亦非常恰當。王丹妮有很大進步,新人楊偲泳淡定出色,連筆者每次都嫌OVER的謝君豪都自然精準,而一向被認為不太會演戲的王敏德都脫胎換骨。

雖然吳煒倫首次擔大旗,但當副導演時訓練有素,技巧之純熟,鏡頭運用與篇幅取捨皆有大將之風,全片張力和劇力澎湃,毫無厠所位。

「法庭戲」圍繞的不外乎:法、理、情、公義。導演抓緊的是「公義」。影片背景是2002年,並不是今天美麗新香港。古有陳夢吉、方唐鏡針鋒相對,借古諷今戲碼比比皆是;林涼水為何不能以「司法制度」這雙刃劍狠狠刺一下今天「正義女神」的心臟?權貴當道,有「理」說不清;「法」死「法」還在,憑弔之餘窮人總得念念有詞發洩一下;雖則「layman陪審團」的「情」已是明日黃花,但既然林涼水都可以憑此東山再起,喱民們的存在有如冬蟬蟄伏深土,破土有日。

多謝吳導演這份新年大禮:希望。

陸凌綠

《超神經械劫案下》短評

混合類型的荒誕電影

《超神經械劫案下》由新晉導演應智贇執導,他較為「貪心」,拍攝了一齣混合類型的荒誕電影。基本上,《超》是動作片、喜劇、驚慄片及奇案懸疑片的「合成品」,導演務求滿足不同喜好的觀眾的需求,可以被視為真正的「合家歡」之作。

首先,此片從宣傳海報及宣傳片開始,便以動作為賣點,對打及槍戰場面不算少,雖然其緊張刺激的視覺享受比不上「宇宙最強」的真功夫,但花巧的動作設計仍算有板有眼,特別是片末解款員本來已離開村落而及後折返,拯救村民的動作鏡頭,筆者相信以歌星擔綱演出的演員陣容算是盡力而為,不會使觀眾失望。

其次,此片的笑位從有成(張敬軒飾)、企鵝(魏浚笙飾)及和尚(白只飾)追捕啫喱(洪嘉豪飾)開始,到達黃姑(王菀之飾)等一群人居住的村落後,透過演員之間言語和身體語言之間的互動,「製造」笑料,其奇詭的鄉村人眾生相,務農維生卻又視錢如命,當中個性及行為的矛盾及衝突引發連場笑聲。

再者,此片從中段開始,便以鄉村內一幅神秘畫為驚慄感的源頭,每次我們看見這幅畫時,都會預視一些令我們恐懼的事情將會發生,導演採用一些荷里活恐怖電影常見的嚇人手法,務求以實物為引起觀眾聯想至鬼魂的符號,使我們結合過往的觀影經驗和記憶後看著這幅畫而被嚇。很明顯,大橋較舊,即使不少觀眾知道此片賀歲必定合家歡散場,仍然相當受落。

最後,此片以奇案懸疑為劇情的主線,筆者本來以為情節必定峰迴路轉,可惜有成、企鵝及和尚發現啫喱的過程簡單直接,從三人進入村落開始,我們已很容易猜到他們怎樣碰上啫喱,以及其後四人對談的過程和他們「逃走」的情景。其中啫喱透露鑽石被偷去的真相,雖然有超現實的處理,但賊人後來的行蹤和遭遇卻不曾在片中詳細透露。這證明導演既須顧及此賀歲片的片長,亦要涵蓋上述眾多的商業元素,又要交代主線情節的起承轉合。應智贇作為新晉導演,應頗感吃力,故出現上述的瑕疵,實屬人之常情。

從上述各點分析,《超》瑕不掩瑜,具有跨類型的獨有特色,不同個性及興趣的觀眾可以「各取所需」,證明此片仍算是值得觀賞之作。

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