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7th, 2023

原著小說可補救電影版的不足

無可否認,《通往夏天的隧道,再見的出口》電影版有不少出色的地方。例如:日式風格的校園純愛情節,片中塔野薰與花城杏子因調查隧道而結緣,由於各自希望在隧道內實現自己的願望,遂建立合作的關係,那種自然而不做作的情節發展,別具生活感,簡單而帶有年青人的青澀,幼嫩而有一種樸實的真情,的確容易使不同地域的年青人在觀賞過程中產生共鳴。特別是其細緻的動畫線條,把他倆高䠷瘦削的身形展現在我們眼前,雖然這種完美的身段可能與現實有一點點「距離」,但觀眾喜歡看「俊男美女」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天性,故電影版確實能吸引年青觀眾的注意力,並擄獲他們的歡心。不過,全片只有八十多分鐘,拿取了原著小說最核心的部分,但忽略了人物的塑造及描寫和情節的鋪排,導致他倆結緣的速度顯得太快,且對塔野薰與妹妹的感情著墨不多,引致她意外死亡後他留下遺憾的感染力較弱,原著小說在上述兩方面可補救電影版的不足,看完電影再看小說,應對電影主線情節的來龍去脈有更清晰深入的了解。

例如:原著小說內透過塔野薰主觀的描述,可以對花城的個性略知一二。「花城的性格雖然難以相處,卻是十分優秀的學生。每當被老師點到,她都能立刻回答正確答案…看來花城並不想和任何人交好,休息時間時也幾乎都在讀書。…本來像她這樣的不合群份子,很可能受到他人抨擊,然而她突出的能力似乎具有讓人將『怪咖』解釋為『天才』的力量」。短短的幾句話,已突出了她孤傲的個性,故她在片中的言語不多,亦欠缺了不少少女常見而外露的熱情,直至最後她忍耐不了長久的等待,獨自一人走進隧道找塔野薰,證明她一直喜歡他,但仍然沒有太多感性的說話,這與她本來不太懂與人相處的內向含蓄個性有或多或少的關係。筆者先看電影版,對她的行為舉止感到很奇怪,閱讀原著小說,才發覺影片對她的個人風格和行為的描寫,與原著內她的個性相符,亦解釋了他選擇她作為探尋隧道的秘密的合作伙伴的原因,根本源自他對她的才能及追尋知識的積極態度的欣賞。這證明原著小說在人物的塑造及描寫方面可補救電影版的不足。

另一方面,塔野薰在隧道內看見自己與妹妹華伶舊日相處的情景,他能再次看見她,似乎是他的願望,但影片對他與她的關係著墨不多,遑論深入地描寫她的突然死亡為他帶來的「震撼性」打擊。原著小說內「(華伶的死亡)這實在太過突然,我(塔野薰)只能呆立原地。經過不知五秒還是十秒,我終於回過神來,開始呼喊華伶,然而一切都遲了。明明沒有流出一滴血,華伶卻已經沒有呼吸」。很明顯,原著把重點放在她的死亡對他造成的心理打擊,使他的心靈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甚至其後在一段時間內難以正常地生活,影片礙於片長的關係,對他的心理描寫太少,對她的死亡對他產生的影響的描述過快亦過急。筆者看完影片後,總覺得他與她的兄妹關係應該很好,彼此的感情深厚,她的死亡才會對他產生深遠的影響,認為影片欠缺了兩人關係的描寫,其後看回原著,才了解兩人的關係本來就很「親密」,故她的「離開」對他來說,是他的人生中其中一次沉重的打擊。因此,單看電影版,腦海內可能會有不少疑問,看回原著小說,會恍然大悟,知道原著在情節鋪排方面可補救電影版的不足,倘若把影片及小說結合起來,便可對情節發展的脈絡有清晰的認知,亦可對故事的起承轉合有深入的了解。

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