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16th, 2022

《光年正傳》Lightyear

又是「放下」。Pixar似乎特別喜歡這個題目,之前有《靈魂奇遇記》。

巴斯光年「真人」版,可視作一齣太空歷險科幻片,當中的「科」確實不少,許多物理名詞、星空理論圍著你團團轉,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光年」這兩個字,切合主角與主題。巴斯性格固執,為了要完成任務,不惜穿梭宇宙十數次,從錯誤中找答案;正是「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他每次來回的幾秒鐘已是人間的幾年。這段其實頗有趣,比歷險、動作還好看,意義深遠。人生苦短,追求的是甚麼?片中小絲很害怕無邊無際黑漆漆的太空,因為抓不著邊際;其實人生能抓著的只有眼前的「現在」—充實地活好每一天。「過去」與「未來」在時間軸上都是虛妄。

歷險科幻片,動作戰鬥的場面少不了,箇中分鏡仔細,細節不省,技法圓順;場景佈置、戰機、鐵甲兵團等向《星球大戰》致敬明顯不過,滿有懷舊氣息。首次配合IMAX 格式令精緻畫功更鉅細無遺地呈現,視覺效果一流。

可能多元宇宙、平行時空已成潮流,所以在難以理解的情況下出現了「一個人物」是意料之外,但由他來點醒巴斯要「放下」也是不錯的設計。

荷里活的另一潮流就是「政治正確」,此動畫片亦不能例外:同性戀、有色人種…。筆者覺得此現象已到走火入魔的地步。

陸凌綠

《秘境探險》Uncharted

只追求官能刺激,不會失望。

PlayStation同名電子遊戲改編。筆者並沒有接觸過該遊戲,所知不多,既然變成電影,就只能以戲論戲。《毒魔》導演魯賓費利沙處理動作場面不錯,具水準,可能有原著遊戲作基礎,所以許多動作設計都甚有看頭(只是略嫌有些CG太假)。至於故事就只能說一貫奪寶公式,新意不大,而且明顯分開兩部份,很沒一氣呵成之感。不知導演是有心抑或無意,有兩場戲的處理手法如出一轍:同樣是一邊廂在行動,另一邊廂出亂子配合不來,藉此製造笑話和緊張。另「中空寶」伎倆也用上兩次!

由於電玩變成真實版,而導演手法也不是虛幻,作為觀眾的我難免以真實情況去理解,故就有看不順眼之處:例如多次被浸鹹水的手提電話仍能運作自如;明信片同樣安然無恙沒浸濕…;最難理解是最後為何要勞師動眾將全條船吊起運走?光是搬走黃金不行嗎?很趕時間?為何趕時間?當然我可以替他辯解,但要勞煩觀眾去補遺,這個導演也太不濟了吧?其實許多細節,幾秒鏡頭已可交代清楚,只在乎你做不做!

以電玩改編成電影必定有一群電玩迷捧場,恕我這個只看電影的影迷太吹毛求疵吧!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