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香港影評人協會’ Category

10
十二月

《青春弒戀》

   Posted by: admin

斬人的行為是殺人遊戲的惡果? 曉龍

近十年來,自從手機的畫面日趨亮麗,聲畫兼備的手機遊戲日趨吸引後,不少年青人以至成年人皆沉迷於這些獲得「完美包裝」的遊戲,享受官能刺激之餘,亦滿足於一剎那的快感和滿足感。《青春弒戀》內郭明亮(林柏宏飾)經常玩暴力殺人的手機遊戲,主角拿著日本的武士刀不斷殺人,殺的人越多,取得的分數便越多,畫面上血漬斑斑,敵人被殺時血濺現場,極像瘋狂的大屠殺,其逼真程度與現實不遑多讓。其後他妒忌自己喜愛的Missy(陳庭妮飾)與其他人在一起,在看不過眼而極端憤怒的情況下,一時按捺不住,竟在現實中拿起武士刀怒斬情敵,究竟這種斬人的行為是殺人遊戲的惡果還是家庭及社會問題的合成品?虛擬還是現實所佔的比例較重?究竟他難以分辨虛擬實境與現實世界的差異,是否這種暴力行為出現的主因?暴力行為的緣由異常複雜,一齣電影不能解答所有問題,《青》亦不例外。

事實上,明亮是現今後現代社會典型的宅男,從影片的情節可見,他經常獨來獨往,沒有朋友,遑論懂得在現實世界中與身邊人建立人際關係。他在偶然的機會下認識綺綺(姚愛甯飾),但彼此只為了各取所需,他想宣洩自己的情慾,她不想讓他佔便宜,卻享受接吻的滋味,這種互相利用的關係,很難稱得上健康,遑論會有任何正面的意義,且他在父母分居後缺乏家人的關懷和愛護,長期獨處,並經常感到寂寞,可惜沒有人願意聆聽和關顧他。故他飽嘗人際關係的失敗和教訓後,只好寄情於網絡內,在虛擬世界裡馳騁,不願意「返回」現實世界,虛擬世界可能這是他能獲得滿足感的唯一「地域」,它亦是他能透過虛擬的角色與別人建立人際關係的唯一場所。因此,沉迷於虛擬世界是他逃避現實的「有效方法」。

《青》內與明亮同病相憐的人,竟是他喜愛的Missy。以往她為了賺錢而在網絡內犧牲色相,但現今她欲洗底、「改變過去」而改稱自己為Monica,可惜她舊日的網上色情短片經常不定期地流出,網民定期談論她的樣貌和身材,這使她難以成為真正的演員,亦導致她難以面對身邊人,不知道他們是否願意真心與她接觸,還是純粹貪戀她的身材而與她交往,對身邊人的動機的質疑,造成人際關係的嚴重障礙。她特殊的經歷告訴觀眾,不單網絡的虛擬世界內有信任危機,當網絡的影響擴展至現實生活,這種危機竟然會成為她在現實中猜疑異性而不敢與他們親密交往的主因。其後她愛上了陳玉芳(李沐飾),源頭可能是她的雙性戀傾向,但更明顯的原因,可能是她遇上人際關係的挫折而對異性失去信心。因此,虛擬與現實世界緊密相連,當虛擬世界中的問題轉移至現實生活,其衍生的後果實在難以想像。

由此可見,或許網絡內的虛擬世界造成的問題和困擾分別是明亮及Monica自困而「無法自拔」的最核心原因,但現實世界的家庭狀況及人與人相處的模式卻直接妨礙他倆與異性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導演何蔚庭及胡至欣深入探討網絡如何與現實中的家庭及社會問題結合,造成真實生活中人際關係的障礙,甚至斬人案的出現,其取材自新聞事件的多面向分析,值得觀眾深思。

9
十二月

影評快訊第554期

   Posted by: admin

《美國女孩》American Girl

電影告訴我:走了,就別回頭!

一個小孩子從小學就要隨父母移民外國,要適應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到適應了,長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又被安排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又要再重新適應,到底父母有沒有徵求過他的同意?有沒有理會過他的感受呢?成年人作出決定,後果是好是歹自己承擔是應份,但你為小孩作出決定,小孩是「被」承擔的!新晉導演阮鳳儀就此自身經歷狠狠地作出控訴。片子層次豐富多樣,以文化差異哄托出一段母女情。青春反叛期的女兒梁芳儀(方郁婷飾) 的心理變化描寫深刻細膩,母親莉莉(林家欣飾) 患癌面對家庭與女兒的壓力亦寫實真摰。

剛奪金馬最佳新演員獎的方郁婷第一次演戲就有如此佳績,實屬難得。其內心戲層次頗多,演來淡定自然,能越級挑戰影后林嘉欣,殊不簡單。

導演透過環境狀況(沙士時期) 及各人的生活細節,讓觀眾不其然把自己的經歷投射進去,一股不能舒解的壓力便驟然而至。當然如戲中人頻臨崩潰的情緒,香港人就別有共鳴。

陸凌綠

《路易斯韋恩的迷幻貓世界》The Electrical Life of Louis Wain

很治癒的貓貓插畫是怎樣練成的?(下有劇透)

筆者作為半個插畫師和貓奴,怎能放過這齣電影?單看片名,沒看資料對路易斯韋恩不太認識,以為貓貓是第一主角……。戲看了三分一有多,怎麼重點是路易斯韋恩與妻子邂逅的愛情故事?貓貓仍不見踪影?再看下去,就明白了。

故事說的是同一類人物:當時被歧視的一群。包括主角路易斯,自小有兔唇,被欺凌。妻子Emily,家庭教師,要拋頭露面出來教書,不是千金小姐被視為身分低微。家中五個妹妹,沒地位的女性,嫁不出成負累。還有最重要的貓咪,貓在中世紀時已被視為邪惡象徵(稱與巫術有關,被大規模殺戮,導致後來出現鼠疫),至19世紀仍不太為人接受,是路易斯韋恩將貓兒從人們心目中作了180度轉變(太重要了)。原來三者關係著這位天才插畫師畫貓的心路歷程。

貓咪出現和妻子患病成了戲劇的轉折點。愛妻臨終的一番叮囑 (大意):「世界原本就是美麗。不管你有多困難或是否在痛苦中掙扎,世界仍然是美麗的,只在乎你怎樣去捕捉、去看和分享。」影響了日後的貓畫作。路易斯想妻子在最後的日子能夠歡愉一點,遂將愛貓Peter都畫得開心、滑稽、卡通化的。也因如此,得到伯樂賞識,在《倫敦新聞畫報》大受歡迎。繪畫有療癒作用,妻子離世,他將抑壓的情感宣洩在繪畫貓咪之上;越是悲傷畫作色彩越是亮麗,誓要把愉悅掩蓋悲傷。天才多半有點精神毛病,路易斯本來可能已經有此基因(妹妹都有精神病),因為家庭壓力、環境壓力使他更百上加斤,最後崩潰病發,瘋癲度過晚年歲月。想像力也隨著瘋癲程度增加,貓的造型變得前衛抽象,用色更加強烈艷麗,永遠活在妻子叮囑的美麗世界裡。他不是舉世觸目的畫家,卻是一個愛將「美麗」分享的大眾化藝術工作者,值得崇敬。

導演技巧圓熟,層次分明,偶爾利用夢幻般的影像突顯主角的精神狀態,效果配合,藝術性不弱。細膩的人物描寫不單能有力地推展劇情,亦成功感動觀眾。謝謝導演有條不紊地將路易斯韋恩的激盪人生(正如英文片名中的Electrical Life) 告訴大家。

班尼狄甘巴貝治更施展渾身解數從年輕演到年老,揮灑自如,令人信服。攝影與畫面美不勝收,呼應著路易斯韋恩的晚年畫作。色彩斑斕的畫面,必須進戲院的大銀幕欣賞。

後記:片末一百三十多年前的原作者插畫至今仍歷久常新。

陸凌綠

1
十二月

影評快訊第553期

   Posted by: admin

《路易斯韋恩的迷幻貓世界》短評

愛貓者的恩物

貓奴不分國界、種族和膚色,「貓貓教父」路易斯韋恩改變了時代,從貓被視為不祥之物至被視為時尚之物,他功不可沒。《路易斯韋恩的迷幻貓世界》集中描寫他愛畫畫、愛畫動物至只愛畫貓的過程,班尼狄甘巴貝治演活了他「瘋癲」地沉醉於自己的事業的執著,把貓擬人化的幻想力及巧妙地運用鮮豔奪目的色彩吸引觀者的眼球的風格,讓作為後人的觀眾簡單地了解他的一生。片中出現多幅不同造型的貓照片,不單在畫框內出現,還在報紙刊物裡出現,證明他的畫作於當時已成功從藝術走向大眾化,成為當時其中一位最受歡迎的畫家。影片創作人精簡地展現他事業上的成就,讓我們清晰地了解他的作品的獨特風格,達致合格以上的水平。

不過,《路》未能深入描寫他的感情世界,窺探他的內心的鏡頭明顯不足。例如:當他的妻子剛剛去世後,影片只講述他如何化悲憤為力量,狂畫貓的畫,並呈現貓開心愉快的一面,與他悲傷的心情截然不同,完全沒有探討他外在與內在有極大的反差的原因,只以他患上精神分裂作解釋,既沒有探討他患上此病與妻子離世的關係,亦沒有解釋他以畫紙上的歡愉掩飾自己內心的抑鬱的真正動機,遑論曾深究他與愛貓彼得在她離世後相依為命但他與牠的關係卻比以前疏離的原因。因此,《路》最多只能成為愛貓者的恩物,但在描寫路易斯韋恩一生的事蹟上卻未竟全功。

曉龍

《法蘭西諸事週報》THE FRENCH DISPATCH

雜誌式影像,影像化雜誌。

一看那獨特有趣的風格就知道是Wes Anderson的電影;富童話色彩,畫面亮麗奪目,美術出眾。人物尤其古靈精怪,每位造型、個性均令人印象深刻一見難忘。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星」多。這齣尤甚,粒粒巨星,盡皆好戲之人;可能Wes Anderson的戲實在太好玩,形象上、表演上都可以突破自己(註),發揮創意。

Wes Anderson最喜歡以「說書人」的方式去說故事。本片是影像化的雜誌,正合他的風格。《法蘭西諸事週報》聚焦三篇文章,第一篇關於囚犯畫家、獄警與畫商,第二篇關於學生社運與老姑婆記者,第三篇關於警局廚師與綁架。單看人物已經很「九唔搭八」,戲劇性強。導演這趟以更多的劇場形式來表達,加強抽離感,突顯那種人間荒謬。三個故事既幽默且悲傷又瘋狂,帶著濃烈的法式浪漫。黑白處理的穿插,有效地展示時序亦表達了箇中情緒。第三篇更加插了動畫,使影片更像一本老雜誌:有幾頁黑白,有幾頁彩色,還有不少精彩插圖。(據聞雜誌的原型就是The New Yorker,內容包羅萬有,1925年創刋)。

本片人物多,明星多,場景多……絕對是大製作,當然口水也多,喋喋不休的旁白已是Wes Anderson的特色,打從《癲才家族》開始。

註:可留意Tilda Swinton、邦女郎Léa Seydoux和美少年Timothée Chalamet

陸凌綠

是一個迷?

《法蘭西諸事週報》內奇詭的故事情節,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對白,諷刺社會現實的奇情異象,延續導演韋斯安德遜繼《布達佩斯大酒店》後的作者風格,繼續自成一格地塑造只此一家的藝術特質。不按常理出牌,使觀眾猜不透下一個鏡頭/畫面將會是什麼,真人演出的畫面間歇性地加插動畫,刻意製造實與虛不和諧的交接。或許形式大於一切,觀眾能否領略其深意不要緊,像迷一樣令我們沉醉在法式浪漫不羈的文化裡,已算是功德圓滿。

曉龍

27
十一月

《第一爐香》

   Posted by: admin

保留原著小說的韻味 曉龍

從《傾城之戀》、《半生緣》至《第一爐香》,導演許鞍華都著意保留張愛玲撰寫的原著小說的韻味,即使出來的效果褒貶不一,她仍然樂於把原著的對白「原汁原味」地放進電影內。例如:原著內梁太太向葛薇龍說:「我看你爸爸那古董式的家教,想必從來不肯讓你出來交際。他不知道,就是你將來出了閣,這點應酬功夫也少不了的,不能一輩子不見人。你跟著我,有機會學著點,倒是你的運氣。」差不多一模一樣的對白在《第》的電影版內出現,這是編劇王安憶忠於原著的證據。沒錯,此電影版要得到張愛玲迷的認同,必須保留不少原文,讓原著的讀者獲得認同感,亦覺得這些對白有親切感,特別是別樹一幟的言語突顯了角色的性格特質。喬琪喬向葛薇龍說:「我真該打,怎麼我竟不知道香港有你這麼一個人?」他看見她時,仿如有「新發現」,著意突出她不可取締的獨特性,亦證明他懂得和喜歡說取悅她的話,是一個經常討好女性的滑頭富家子。上述對白同樣差不多一字不漏地出現在電影內,即使原著小說的讀者對電影沒有濃厚的興趣,仍然會享受觀賞電影的過程,因為電影中的對白能勾起他們閱讀原著時的珍貴回憶。因此,說《第》的電影版在對白方面是原著的「翻版」,應非言過其實。

另一方面,許導演在選角方面有適當的選擇,讓《第》的電影版能加深原著小說迷的投入感。馬思純飾演葛薇龍,以較含蓄的身體語言表現其入世未深的年青女學生的特質,她甘於被梁太太利用,是為了享受上流社會的奢侈生活,她以較靜態的反應表現角色逆來順受的個性,以寬容的態度「全盤接受」喬琪喬的挑逗及謊言,因為她的目標明確,以積極正面的眼神表現自己與他締結婚盟的決心,想利用他鞏固自己在上流家庭裡的地位的野心昭然若揭。彭于晏飾演喬琪喬,以其對異性口甜舌滑的態度表現角色四處留情的個性,以得過且過的態度塑造富家子在成長過程中獲得家人的寵愛而養成的懶散陋習,又以說話時輕佻侮慢的語氣突顯角色來自上流家庭的貴族身分,他的演技多元化,今趟以一種與舊日飾演黃飛鴻時完全相反的方法演繹角色,別具新鮮感。因此,導演選角的精準眼光為全片加添不少分數,能活靈活現地刻劃原著小說的角色個性,除了演員付出的努力外,導演亦需要給予他們足夠的發揮空間,導演及演員皆功不可沒。

不過,許導演只成功「模仿」了《第》的原著小說的「外形」而忽略了其內蘊。原著內「薇龍靠在櫥門上,眼看著陽台上的雨,雨點兒打到水門汀地上,捉到了一點燈光,的溜溜地急轉,銀光直潑到尺來遠,像足尖舞者銀白色的舞裙。薇龍嘆了一口氣;三個月的工夫,她對於這裏的生活已經上了癮了。她要離開這兒,只能找一個闊人,嫁了他。」電影版捕捉了原著描述的環境美,拍攝的景色與原文相配,但明顯忽略了這種美所象徵的上流社會生活對她的引誘,亦用了太少鏡頭呈現她如何對這種生活上了癮,欠缺了刻劃她的內心感受的後果,使觀眾誤會了她,以為她貪名好利而嫁給喬琪喬,殊不知她對上流社會生活「情有獨鍾」,即使他將來很大可能一貧如洗,她仍然希望自己能利用他原生家庭優厚的上流社會背景,在下半生能維持這種生活,故甘願與他成婚。由此可見,《第》的電影版優劣互見,竭力吸收原著的神緒卻輕視了其內蘊,是筆者觀賞此片後最直接的觀感。

23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552期

   Posted by: admin

《奇幻魔法屋》ENCANTO

漂亮美艷的化妝仍難掩虛弱蒼白的臉容。

故事背景是哥倫比亞,南美風情無疑做得非常出色,畫功無懈可擊;仔細程度是你可以看到衣服上的繡花的一針一線,也能感覺到布料的質感。色彩亮麗、繽紛悅目、美輪美奐,人物眾多各有姿態。可惜一流的技術被空洞沒主題的內容糟蹋了,浪費畫師一番心血。

片中人物各有魔法,連屋子也是一間魔法屋。但其實他們有沒有魔法,或甚麼類型魔法,與故事發展毫無關係,賣弄的都是小情小趣。空檔太多,就以不斷的唱歌跳舞填充,總之堆堆砌砌,令你目眩就是了。故事薄弱,人物之間無衝突,連少許的偵探懸疑也被瞬間化解,綜觀只是這家族的一些家事,犯不著大事鋪張告訴我吧?

正片失望,連同場加映的短片都失望;《浣熊父子》回歸手繪2D,唯又是故事平平,沒有驚喜。

陸凌綠

《喜歡妳是妳》短評

對年青人世界有恰如其分的表達

全片圍繞女校學生在成長過程中的困惑,在知己與愛人的關係中猶豫不決,“出櫃”源於一剎那的激情和勇氣,長大後兩位女主角分道揚鑣,兩人相異的性取向,造成她們得以持續在一起的「鐵牆」。影片對她倆的感情有準確的刻劃,對她們的年青人世界亦有恰如其分的表達,但流於「蜻蜓點水」,欠缺了充足的內心世界的描寫,削弱了觀眾的投入感,我們只能走馬看花地認識她們,遑論能透徹地了解她倆在成長過程中的惶恐和掙扎。

曉龍

《電影之神》短評

重拾夢想的可貴

不少人在年青時期都會有自己的夢想,發電影夢的年輕人亦不算少數。《電影之神》內鄉(澤田研二飾)雖然已是老年人,早已把自己的電影夢拋諸腦後,幸好他的外孫勇太(前田旺志郎飾)幫助他重拾夢想,翻新舊劇本參選劇本獎,這使他重獲舊日的朝氣和活力。導演山田洋次運用了不少閃回鏡頭敘述他過往的經歷,初時他擔當副導演時深受賞識,構思劇本的內容時亦別具創意,可惜在拍攝第一齣電影的過程中與資深的攝影師不咬弦,源於年少氣盛而半途而廢,放棄夢想,並回鄉繼承父業。很多時候,有創意有夢想不足夠,還需要堅持和毅力,他有前者卻欠缺後者,導致他未能持續地實踐自己的夢想,這其實十分可惜。因此,他的妻子淑子(宮本信子飾)及女兒步(寺島忍飾)對他濃濃的愛,鼓勵他到電影院看電影重拾夢想,亦得到外孫的推動,他在獲得劇本獎的一剎那,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亦是他最滿足最能認同自己的時刻。導演透過他的一生述說追尋夢想的可貴,即使已年老,仍然需要實踐夢想,因為這是自我認同的核心,不能丟棄,不可忘記,更不能被取締。故所謂的「電影之神」,其實是跨越時空限制的電影夢。

曉龍

20
十一月

《智齒》

   Posted by: admin

人操控命運還是人被命運操控? 曉龍

《智齒》從片名開始,已是人類與命運的「競賽」;在人的一生中,到了成年的階段,必定會有智慧齒,但這些牙齒生長的位置是否合適,會否阻礙其他牙齒的存在,會否使我們感到痛楚,是否需要拔掉,卻非自己所能控制,應由命運決定。同一道理,《智》內任凱(李淳飾)因自己的智慧齒而感到疼痛,曾經使用多種方法減輕痛楚,但在查案過程中竟意外地使智慧齒脫落,他不能操控命運,遑論能想出改變個人際遇的辦法。王桃(劉雅瑟飾)由於毒駕,因一次意外而誤傷劉中選(林家棟飾)的妻子,使妻子變成植物人,破壞了他的家庭幸福,令他對她恨之入骨,命運決定了他與她是仇人,她出獄之後的幾年內,她尋求他的寬恕,但他受命運所困,不單不會原諒她,還繼續視她為仇人,對她拳打腳踢,他擺脫不了妻子離開自己的命運,她亦沒辦法改變數年前的一次意外,他與她都被困於命運的牢籠內。不過,她試圖改變自己被他視為仇人的命運,他卻受制於家庭破裂的命運而成為命運的奴僕。古代希臘的思想家柏拉圖有一句名言:「命運是人生中的第一學問」,看來片中的他與她都需要學習命運的功課。

根據《比爾.蓋茲給年輕人的10個忠告》所述,「不向命運低頭,是一個人能生活得很快樂的重要原因。命運,從來不會因為你的仇恨而改變對你的態度」。《智》內劉中選雖然不是年輕人,但無時無刻執著於自己對王桃的仇恨,對自己家庭破裂的命運感到萬分悲傷,久久不能復原,他的腦海內充滿著復仇的意識,每次看見她時,都想致她於死地,他身為重案組資深警察,不能隨便殺人,使他在執法者身分與個人慾望之間產生矛盾,這令他十分痛苦。林家棟淋漓盡致地演繹這種痛苦的精神狀態,運用了失去理智而陷於癲狂的身體語言表現他不斷追迫她的歇斯底里的心理及行為表現,她除了不斷奔跑外,會要求他放過自己,並甘願成為警方的線人,冒著生命危險得罪黑道中人而付出沉重的代價,劉雅瑟以硬朗而堅持至最後的個性演繹身為街童的弱勢人士敢於擺脫命運的執著和耐力。全片以廢墟中的垃圾襯托他的邊緣人格及她的邊緣身分,虛構而貌似香港的大城市內高樓大廈的陋街窄巷裡佈滿垃圾的「奇景」,正象徵他與她分別在心理和生理方面的「生存狀態」,充分表現人被命運操控的無奈。

《智》的導演鄭保瑞延續數年前《狗咬狗》的風格,對後現代的風格和命運的題旨仍然為之著迷。他把彩色變為黑白畫面的決定,正好與多年前的荷里活電影《罪惡城》別樹一幟的視覺效果相似,即使觀眾知悉《智》在香港拍攝,我們本來生活在彩色的空間內,在視覺上「接觸」黑白畫面,依舊很自然地覺得影片描寫的是一個虛擬的空間,加上佈滿垃圾的廢墟不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看見的景象,故片中的黑白畫面在實與虛之間,像是不同空間的「拼貼」,與《罪》內大城市的實與小社區的虛交替出現的畫面同出一轍。因此,《智》是香港版的《罪》,讓我們看見電影導演可在商業市場內走另類路線,藉著後現代的風格探討命運的題旨,把電影從單純的影像層面提升至哲理性的思考層次;對《智》的導演來說,電影不是畫面而是哲學。

17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551期

   Posted by: admin

《捉鬼敢死隊:魅來世界》Ghostbusters: Afterlife

不曾活在1984年,難以領略。

《捉鬼敢死隊》始於1984年,當時是非常創新的概念,將捉鬼全盤科學化,電腦特技初萌,有趣震撼。周邊產品(如綠色鬼口水)受歡迎程度到37年後的今天,小朋友見到仍甘之如飴,欣喜雀躍!那個「禁鬼」的 LOGO 更深入民心,有誰不認識?那首主題曲Ghostbusters,音樂一響起,你就會唱出來,它的影響力是相當驚人的。Ghostbusters是經典,也是一個品牌。

沒錯,那是全世界最興盛的八十年代。到今天2021年,世界由盛轉衰,風光不再,陰霾滿佈,群魔亂舞,魑魅魍魎橫行,末日將臨。人們開始緬懷過去,尋求釋懷;當然包括香港人,不然怎會有同期上映的《梅艷芳》?老餅如我才能感受箇中唏噓滋味。

在37年後當然你不會再為電腦特技而嘩然,但鬼怪一出場,仍有一見如故之親切感。尤其身形變小的棉花糖小鬼,自虐搗蛋,有趣可愛,我認為是全片最精彩的一筆。小女主角Mckenna Grace 光芒四射,擔戲擔足全場,有才有貌,前途無限。

通常「鬼片」都有警世作用,「魅來世界」afterlive是一個啟示,想有未來,請重視、珍惜我們的下一代。他們在末世掙扎不容易,唯我仍看見他們的出色與精彩!一眾成年人皆被比下去,包括「蟻俠」變成窩囊廢!

陸凌綠

《智齒》Limbo

智齒令你痛不欲生,偏偏有人要你好好活著。不是挑戰是甚麼?

沒錯,這電影對觀眾確是一個挑戰,對演員是;對美指是;對攝影是;對後期是;我想唯一不是的是導演,因為這是他的拿手好戲。第一個感覺是:鄭保瑞還他本色。可能我仍然停留在《狗咬狗》吧,的而且確,本片的一些感覺、人物、場景都有相類似,但當然有過之而無不及。

影片最令觀眾「難頂」的相信就是那種齷齪的感覺(很有趣,這兩個字都是齒字部);濕、臭、髒彌漫著整個戲院近兩小時。有人說,香港哪有如此骯髒的地方?不知大家可有留意,片中軍裝警察的制服並非香港警察(是因為某些原因?看拍攝年份…….該不是),筆者最初也懷疑,後來才意識到是故意營造的一個虛妄世界;這裡似是我們生活中的香港,又不是我們認識的香港,總之就是一個讓人不安之地。廢物、渣滓,被唾棄的一群就是活在這地獄邊緣。導演誓要將那種無力感推到極至:「活著,比死亡更無能為力」。

影像與氣氛的感染力是超額完成,尤其黑白的處理,據聞是導演後期才決定的。其實若拍攝的時候沒設定,佈景、道具、服裝等等的色調(Tone)可能會黐在一起,黑漆漆的看不出層次,現在出來的效果非常立體,相信調色人員下了不少苦工。燈光、拍攝、聲效、配樂也是超水準,連綿不絕的雨混合髒亂血腥與屍臭,造出沉鬱壓抑、惶恐窒息的氛圍;鏡頭逼力將觀眾推向絕路,完全沒有出口。演員當然也是超額完成,劉雅瑟的瞓身演出,戲內戲外皆能感受那種苦不堪言。對情緒的高低起伏有準繩的掌控,每一個眼神都是戲,影后提名必定有份。林家棟反不及劉搶鏡,但他恰如其份的演出亦令人讚賞。

硬件一流,可惜軟件(劇本)始終紕漏,如斬哥對王桃的「恨」。話說王桃出獄不久,斬哥一見到她便怒火中燒,狂追不捨要奪命。原來是因為王桃駕車誤撞其妻變成植物人兼胎兒不保。筆者估計此罪也應該判囚三年以上吧?其實「時間」會沖淡一切的,況且她並非故意,亦已坐牢受懲;但卻見就算王深表悔意求饒,仍遭不斷毒打,甚至趕狗入窮巷,非要致她於死地不可……。如果車禍剛剛發生,那股「恨」仍情有可原,但已是數年之後,觸發點是甚麼呢?導演顯然忽略。至於斬哥和任凱擒兇為何不求增援而單獨行動?最後斬哥四周尋找王桃,為何不大呼其名而枉遭亂槍之殺?鄭保瑞永遠都是影像、官能先行,道理邏輯後話。唯這趟他把缺陷置放於一個虛妄的世界內,我又可以將一切原諒了。

電影是假,感覺是真。縱使活著比死亡更無能為力,也得好好活至智齒掉落的一天。

陸凌綠

14
十一月

《梅艷芳》

   Posted by: admin

重現香港人精神 曉龍

何謂香港人精神?《梅艷芳》講述香港女兒梅艷芳一生的往事,從1960年代至2000年代初,她展現了不屈不撓的香港人精神,在遇上困難時,從不會氣餒,亦不會放棄,甚至「越戰越強」。從她的嗓子生繭開始,醫生勸她為了身體著想,不要繼續唱歌,但她不聽他的話,堅持追尋自己的夢想,相信自己會成為巨星;初時她只在歌廳內演唱,半紅不黑,旁人說唱歌不切實際,勸她安分地找一份「正常」的工作踏實苦幹,她不理會,繼續在舞台上演出,深信自己定必可以成為舞台皇者。就是這種堅持和執著,還有她的「反叛」,讓她成為別樹一幟的亞洲區超級偶像。飾演梅艷芳的王丹妮與梅姐本人確實有幾分相似,眼神、語調、神態及身體語言都與梅姐沒有太大的差異,相信她花了不少精力和時間進行深層次的模仿,她已盡力演繹梅姐倔強堅定的個性,但梅姐始終別具一格,她演繹其內心戲時特別吃力。

例如:梅姐與張國榮(劉俊謙飾)之間的知己關係,實在非三言兩語可表達出來,特別是那種超越普通朋友但又不是男女關係的深厚感情,王劉二人可能需要多一點時間及歷練,才能透徹地表達這種感情。當她向他說出她不相信Michael Hui(意指當時已成名的歌星)在初期演唱時不曾被喝倒采時,勸勉他要堅持努力、迎難而上才能取得成功,這種對己對他的信心,蘊藏著不屈不撓的精神,她的演出可能略嫌幼嫩,但依靠精心編寫的對白應仍能表現上述的香港人精神。因此,作為一位演員,她未能親自接觸梅姐真人,單靠觀賞梅姐生前的片段,梅姐身旁好友的描述,筆者相信她已盡了百二分的努力,才達致現時大家看見的演出水平。

梅姐去世至今只有十八年,不少中年至老年的香港人仍舊對她有深刻的回憶,即使王丹妮未能徹底展現梅姐的神韻,大家仍可憑著記憶加以補足。在2003年她身為香港演藝人協會會長,與其他藝人傾力籌辦1:99的籌款大匯演時,在與康文署職員開會期間力爭借用政府場地時的堅持和執著,即使她未能表現梅姐作為領導者的氣勢,仍然可神似地以堅定的眼神和堅決的語調表現要成功舉辦大匯演的決心,當室內場地不能使用而需要使用香港大球場時,王丹妮以充滿信心的語調說出自己對香港人有信心的一句話,充分表現她對香港的愛和關懷。因此,即使其演出難以達致「心似」的較高層次,仍能在最低限度上實現了「神似」的目標。

《梅》的創作人嘗試還原香港從六十至九十年代的景致,影片內大排檔、夜總會、辦公室、錄音室、紅館演唱會場地等皆具有當時的時代特色,表現舊日香港最繁華光輝的一面,這確實令人懷念。筆者觀賞《梅》時,發覺身旁的觀眾大多是中年及老年人,相信他們在觀影的過程中可以重拾昔日的回憶,他們可能自覺香港最繁盛的時期已經「一去不返」,希望擁抱過去,以滿足自己,繼而思考現在,最後向著未來重新出發。《梅》不單承載著大家的集體回憶,還鼓勵我們學習梅姐生前堅持不懈的香港人精神,相信自己在定下目標後,持續地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奮鬥,終有實現目標的一天。她晚年積極參與公益慈善事業,扶助社會上的弱勢社群,這種助人自助的精神,亦提醒大家爭拗不斷的局面對香港社會沒有好處,亦對未來的發展沒有任何正面的作用,只有團結互助、相知相愛,才是香港得以走出困境而邁步向前的唯一出路。因此,梅姐被譽為香港的女兒,實非無因。

12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550期

   Posted by: admin

《梅艷芳》Anita

浮光掠影,有形無神之作。

無疑王丹妮確與梅艷芳有七八成相似,加上刻意模仿的語調、神態,似足九成。幾個片段或硬照尚可過關,要演足兩個多小時,就實在太為難了。看得出她很努力地去做,但畢竟是一個新人,顧得了刻意模仿,就顧不來演戲了。就如整套影片一樣。

電影將以住香港景物一一模仿出來,六十年代的荔園、八九十年代的佐敦、妙麗百貨、尖沙咀燈飾,甚至的士,全部都逼真無瑕,這個「殼」確是一百分,也難能可貴。可是,靈魂呢?寫人物傳記片,除了主角本身外,她身邊的人物其實也很重要,如梅姐的姊姊梅愛芳(廖子妤飾),其實廖演得非常好,不單外貌似,戲也演得自然投入,只是戲份太少,發揮不多。據說她姊妹倆感情是非常深厚的,但戲中交代不多。為何兩姊妹小小年紀就要出去「捱世界」、跑歌廳?連梅媽媽這個重要人物也忽略?一個人的童年必影響著她的未來,梅艷芳之所以成功,除了運氣,相信和她要出人頭地的決心與不認輸的精神不無關係。至於與恩師知己劉培基描寫也不太深刻,古天樂演劉輸在外貌,幸演技搭夠,勉強稱職。當然與張國榮的一段只在陳設,劉俊謙論外形論高度也著實不像哥哥,縱使努力模仿,仍覺委屈牽強。人物的疏忽,造成戲味的損失,欠缺高低起伏戲劇衝突,只有流水帳式的紛陳,感染力自然不大。

最風光的八十年代的每一個片段,與梅姐共同成長的老香港均歷歷在目,再呈現眼前只有無限唏噓,況且最重要的1989年竟失去影蹤,更令人無奈憤慨,當然有草蜢沒有詩詩的境況就更加容易理解了!

為何要重現這顆巨星的隕落?是悼念這顆星星?還是這曾經閃爍的城市?

陸凌綠

《長津湖》短評

偏重視覺特效的商業片

《長津湖》在國內的票房僅次於《戰狼2》,受到普羅大眾的追捧,很明顯,《長》的視覺特效大於一切,差不多三小時的片長,充滿著大規模的戰爭場面,槍林彈雨帶來的緊張和刺激,定能滿足熱愛官能刺激的觀眾。不過,當時的國家主席毛澤東振振有詞地述說中國需要參與這場抗美援朝戰爭,還說國共內戰結束不久,參與1950年的韓戰會耗費大量人力物力,但這是當時剛剛成立的中共政府必須做的事;在毛主席這段說話中,完全沒有述說冷戰的氛圍、資本主義陣營對共產主義戰營的態度、中國在當時國際政治形勢中的處境,熟悉世界歷史的觀眾固然能運用已有的知識填補影片的內容「空隙」,但對歷史一知半解的觀眾可能誤以為這是一場純粹的中美大戰,不知道當時北韓的存在對中國以至共產主義陣營的重要性,遑論會了解中國軍人願意在韓戰中捐軀的原因。因此,除了子彈高速「飛行」的特寫鏡頭、戰爭中見慣見熟的兄弟情誼外,觀眾可以透過此片知悉的相關歷史背景甚少,更難以了解中國參戰的核心原因。

曉龍

《藍色恐懼》Perfect Blue

廿四年前有此創作,是走得太前嗎?

《藍色恐懼》是英年早逝有造夢大師稱號今敏的首部動畫電影(1997年),今天復修重現大銀幕。當年筆者與片子無緣,今次是首次觀看。電影在今天看來,其實頗商業化,娛樂性不弱。有偶像歌舞;有懸疑驚慄;有偵探;有暴力血腥、裸露強姦;有夢幻;有反省;有批判,以一套動畫來說已經是包羅萬有,目不暇給。無疑當時今敏一舉成名,但叫好不叫座(見《今敏:造夢大師》電影)票房極差。究其原因,我相信是當時這樣的動畫不為主流觀眾所接受。

導演將一個偶像的辛酸與壓力,用一個夢幻的手法去表達,疑真似假,虛實交錯,影像與意念在今天看來也不覺過時。其中以拍電視劇來融合真作假時假亦真,簡直妙絕高章,令觀眾一時三刻也如戲中人一樣分不清真假。

然而,其中真真假假的虛幻表達手法,隨後的荷里活電影亦屢見不鮮。現在有電腦特技,就更能達至相似的效果,但當年只有一筆一筆的動畫才能做到,可以想像今敏走前了許多。

期待大師其餘的作品。

註:《今敏:造夢大師》是一套紀錄片,講述今敏和他的四套經典動畫。正上映中。

陸凌綠

6
十一月

《永恆族》

   Posted by: admin

自相殘殺促進了人類的進步? 曉龍

《永恆族》內一眾超級英雄到地球保護人類,是為了使他們避免被異變族襲擊,但超級英雄不會干涉他們自相殘殺的行為,因為這些行為促進他們醫學和科學的進步,故超級英雄的決定對他們最有利。即使此說法的大前提不合理,人類的醫學和科學無需在世界大戰後才會進步,在和平時代裡此兩範疇依舊有長足的發展,《永》的劇本仍然有其突破常規之處,因為它講述了永恆族與人類的關係,兩個族群之間從互不干涉至前者保護後者的關係,可以理解為異變族的出現促使前者的誕生,故上集《復仇者聯盟》內全球的一半人口消失時,前者只抱著觀察的態度,讓後者使用自己的方法解決問題,這種危機是進步的根源的說法,與讓孩童直接面對失敗就是迫使他不斷進步的說法同出一轍。雖然此說法有一點點牽強,亦有倒果為因之嫌,但世界歷史上兩次大戰結束後醫學和科學的進步比戰爭前任何一個時段都要快的事實,證明超級英雄上述的說法有一定的歷史依據。《永》本來只是Marvel漫畫改編的作品,可以天馬行空地創作,編劇卻刻意加入現實性而具歷史感的對白,這使全片成功吸引Marvel迷以外的觀眾,相信是導演趙婷在虛構的電影世界內加入現實主義色彩的新嘗試。

另一方面,《永》的視覺特效有板有眼,但不比《復》系列出色,《永》內超級英雄們與異變族的大規模打鬥的場面,其震撼力及壯觀程度當然比不上鐵甲奇俠、雷神奇俠、美國隊長、蜘蛛俠及變形俠醫等人的群眾式對打場面。因為異變族的一群怪獸的打鬥能力不算太高,可稱為不堪一擊,甚至永恆族成員彼此內訌對打的緊張刺激程度都比他們與異變族的打鬥高,這可說是全片的一大敗筆。作為商業片,《永》內英雄打怪獸的情節不算新鮮,異變族的怪獸的樣貌不算突出,所謂的「大規模」,只限於其人多勢眾的群戲,他們當中可發射光束的雙眼、力大無比的拳頭,Marvel以外的漫畫改編的電影中的角色都有類似的特異功能,這導致觀影經驗較豐富的觀眾詬病其陳舊的視覺設計,亦由於其舊式的美術效果而感到納悶,遑論會因其畫面及鏡頭而讓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永》的視覺效果不吸引,是全片的一大致命傷,亦是其令一眾Marvel迷失望,以致它被評為最差的Marvel改編的電影的主因。

不過,《永》的愛情戲確實是Marvel電影系列的一大突破,伊卡利斯(理察·麥登飾)與瑟西(陳靜飾)之間跨時空的戀愛關係浪漫感人,柔化了此系列陽剛味太重的特質,亦讓女性觀眾找到陪男朋友/丈夫看此系列的電影的另一種意義,就是影片中的角色對自己愛情觀的啟發。她們可以透過《永》享受天長地久的愛情替自己帶來的溫馨浪漫的感覺,並在完全虛構的幻想世界內擁抱較深層次的異性交流,可能補救了她們在現實生活中的匱乏,亦讓她們彌補現實中的男朋友/丈夫未必能給予自己的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故此片的愛情戲有自身的特殊意義,是其在商業市場內開啟另一條路線的新嘗試,亦是其實踐「剛柔並濟」的全新風格的突破。因此,部分評論貶斥《永》的存在價值,甚至稱它「一文不值」,漠視其劇本及文戲的突破,亦忽視導演積極創新的努力,只把焦點集中於其視覺效果,對她及整齣電影,都有其欠公允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