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香港影評人協會’ Category

12
九月

《陀鎗師奶 x 新紮師姐》

   Posted by: admin

對女性罪行的關注 曉龍

別以為舊日的韓國社會才會重男輕女,殊不知現今的韓國女性仍然會備受歧視,依舊因自己的性別而受到較差的待遇。《陀鎗師奶 x 新紮師姐》內美英 (羅美蘭飾)生育後被歧視,本來在生育前是曾獲傑出表現獎的著名幹探,但在生育後竟被調至民事投訴科,只處理一些「無關痛癢」的雜務,被迫大材小用;而智惠 (李聖經飾)因衝動魯莽經常闖禍,為免她的行為連累其他同事,只好同樣把她調至民事投訴科。事實上,智惠與美英屬姑嫂關係,在家中本來已水火不容,到了職場,雖然他們在同一部門內「狗咬狗骨」,互不咬弦,但其後有一共同目標:打擊侵害女性的罪案,這使她們兩人越走越近,最後成為生擒罪犯的好拍檔。全片以嬉笑怒罵的方式嘲諷南韓警方官僚化的推卸責任之舉,不同部門的警員不願意花太多的精力和時間調查侵害女性的案件,因為這些案件在他們眼中乃屬雞毛蒜皮,既不能幫助他們升職加薪,又未能引起社會大眾的哄動。因此,他們對這些案件置諸不理,但同類型的罪案數量不斷增加,她們正好替普羅大眾除害,讓整個社會可回復正常狀態,最低限度女性外出時無需再人心惶惶。

有些人可能認為官僚化的警員不願意偵查侵害女性的案件的行為十分可恥,只功利地選擇工作,欠缺警員應有的職業道德。但他們身為男性,可能對異性缺乏應有的同情,亦不了解那些受害女性在身心靈兩方面受到的嚴重傷害,其後美英與智惠冒著生命危險捉拿性罪行罪犯,引起媒體及社會的關注,這使他們不得不對罪犯採取行動。片末她們與他們同心協力偵查案件,終令大部分案件水落石出,整個社會遂回復正常。由此可見,她們源於伸張正義,花了不少精力和時間為性罪行的受害者取回公道,有一種追尋理想的熱情和熱愛,雖然她們在查案過程中烏龍百出,滑稽荒謬的事件層出不窮,但她們的堅持和信念絕對令觀眾欽佩。很明顯,《陀》的創作人不滿足於製作一齣內容空洞的喜劇,希望在「製造」笑料之餘,仍然會「有話想說」,讓觀眾觀影時捧腹大笑之餘,依舊不會忘記全片帶出的重要訊息:女性不是弱者,遇上被欺凌受侮辱的事情時,不應忍氣吞聲,應勇敢地站出來,實踐性別平等的公義原則。片中的她們正是實踐公義的最佳代表,對性別平等銘記於心,不會懦弱膽怯,反而會用盡所有可行的辦法伸張正義,並努力不懈地追尋心底裡性別平等的終極理想。

片中美英與智惠一老一嫩的配搭,是主流警匪片內常見的組合,她們仿似七巧板的彼此補足,使其成功偵破性罪行案件。前者經驗豐富,查案手法謹慎老練,遇上罪犯時不容易被騙;後者經驗尚淺,查案衝動魯莽,遇上罪犯時容易被其甜言蜜語欺騙。可見前者成功補救後者的缺失,一凹一凸的拼合,讓她們擦出火花,亦能在其中一方遇上危難時給予及時的援助,得以化險為夷。故創作人在角色設計方面曾略花心思,在選角時更深思熟慮;羅美蘭與李聖經的拍檔式演出,雖算不上天衣無縫,但沒有她們的出現,不可能衍生如今別具「化學作用」的特殊效果,亦不可能令片末樂觀化的愉快結局合情合理。

12
九月

影評快訊第470期

   Posted by: admin

《花椒之味》(Fagara)

又是中、港、台的關係。

不對號入座的話,電影是拍得不錯的,尤其攝影,美極;單看海報,還以為是日本片,有一陣和式味道,噢,對不起,是「花椒味道」才對。戲中主角是香港人如樹(鄭秀文飾),父親(九唔搭八的阿B飾演)卻偏偏開了一間非廣東口味的麻辣火鍋店(其實我們慣稱打邊爐),也因為這間火鍋店,凝聚出家人的力量,強調血脈關係的重要性。WOW,在這個時刻,你跟我統戰?

深呼吸,冷靜,還是以戲論戲。劇本其實寫得挺出色的,將三個原本是陌生人的同父異母姊妹(且還帶點仇恨),因為血緣關係而相聚,慢慢演變為互相幫助的好姊妹,過程描寫得合情合理,而且細膩動人。三人各有個性,由此等個性推展劇情,順理成章。要故事說得動聽,先要將人物寫得立體,麥曦茵在這方面表現優秀。導演技巧圓熟,節奏起伏徐疾有致,讓人看得舒服。演員也相當稱職,三姊妹中以飾演如果的李曉峰最為亮眼,可能年輕漂亮,演技又不賴;當然造型也幫到不少,令人印象深刻。

幸好,最後中、港、台各歸原位,繼續自己的生活。我滿意這結局。

陸凌綠

5
九月

《EXIT: 極限逃生》

   Posted by: admin

絕地狂奔的緊張感和刺激感 曉龍

在災難片中,最緊張刺激的時刻乃主角們絕地狂奔的過程,他們的終局如何?即使觀眾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災難片內他們都能逃出生天,仍然會擔憂他們能否擺脫困境、衝出困局,因為他們在遇上挫折期間會垂頭喪氣,不知所措,觀眾深知他們不會輕易放棄,有百折不撓的精神,不論前面的景況如何,都會想盡辦法尋求生存的機會和空間,《EXIT: 極限逃生》內的勇男(曹政奭飾)和義珠(林允兒飾)亦不例外。他們的偉大之處,在於其捨己為人的高尚道德情操,在危急存亡之際,願意讓家人和孩童先上直升機逃生;於艱難混亂期間,願意讓年輕人率先獲救。這種大韓民族的團結精神,正好在他們「我為人人」的態度上展現出來,讓家人獲救,源於勇男念親恩;讓陌生人獲救,源於他與義珠顧及國人的民族認同感。因此,他們的行為備受尊重,在於他們冒著生命危險時仍願意顧及旁人的安危;相反,片中「雲中花園」的餐廳經理卻只顧著自己逃生而不顧他人,收起防毒面罩不讓他人使用,急速地衝上直升機不理會他人的行為亦令人不齒。

此外,片中勇男和義珠遠距離急速奔跑,跨越數棟大廈的險象環生畫面,在高空航拍機的錄像鏡頭內,他們不顧一切地逃生,這種絕地狂奔的緊張感和刺激感,使網民十分佩服。雖然逃生是人類的本能,但積極地為了生存而奮鬥的精神和拼勁卻令網民欽佩他們不單愛別人,還愛自己及愛生命。現今不少年青一代怨天尤人,最後走上絕路,而他們卻認定生命珍貴和不可取締的價值,這種罕見的執著使他們受到尊敬和愛戴;網民在看見他們拼命逃生時作出的鼓勵和歡呼,正好表明其對他們積極的行為的肯定和熱愛。因此,片中他們的「高難度表演」固然能贏取觀眾的掌聲,而他們對生命的正面態度更能鼓舞觀眾,讓他們的行為感染觀眾,了解他們在艱難時刻依舊奮力求生,自己在安舒的環境中更不應自暴自棄。故《EXIT》可成為矯正年青人錯誤消極人生觀的尚佳教材,當年青人欲放棄自己的生命時,看看他們積極逃生的行為,便會掩臉汗顏,對自己的決定深感懊悔,最後打消自殺的念頭。

由此可見,表面上,片中勇男和義珠只是像你與我的普通人,前者是失業中年,後者是餐廳的副經理;實際上,他們擁抱生命的積極態度,卻能使觀眾讚嘆不已。他唸大學時原本是出色的攀山高手,畢業後以為自己一無是處,殊不知自己的攀山才能能幫助自己與她一起逃生,最後還因共度患難而開展戀情。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本來會覺得自己平平無奇,是不折不扣的平凡人,但在危急存亡之際,卻發覺自己有一顆前所未有的「小宇宙」,「能人所不能」,讓自己荒廢已久的技能大派用場。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小覷自己懂得的所有事情,以為這些事情在自己的生命中「無關痛癢」,殊不知其在最緊急的關頭才可發揮最大的效用。因此,我們不應看輕自己,更不應看輕別人,不論自稱還是別人稱自己為「窩囊廢」,都不應懷恨在心,因為這可能只是自己或者別人目光短淺、思想膚淺所致,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於特殊時刻內,自己會像片中的他們,在危難關頭勇救他人,在存亡之際「發光發熱」。

30
八月

《花椒之味》

   Posted by: admin

這是一部由麥曦茵編劇及執導,由鄭秀文、賴雅妍、李曉峰和鐘鎮濤主演及劉德華、任賢齊客串演出的影片。作品改編自張小嫻的小說《我的愛如此麻辣》,但僅僅保留了原著中部分的元素,主要內容亦由愛情轉為親情。

故事講述一位在旅行社工作的女職員如樹得到一個突如其來的噩耗-經營火鍋店餐廳的父親突然去世了。雖然如樹與父相依為命,但其實父女之間的關係並不密切。父親與母親早已離婚,因母親離世,所以如樹由父親撫養長大。但這心理上的陰影一直讓如樹對父親懷有一種恨意。更讓她想不到的是,竟發現父親原來還有兩個女兒:如枝、如果。在父親的葬禮上三個同父異母的姐妹第一次見到了面。在父親灰飛湮滅的時候,三個女兒各自如何看待他們的父親呢?她們又該如何面對在成長中缺失父親的創傷呢?

一位德國作家曾經這樣形容生與死:生是一種存在,而死是一種消逝,但記憶是生與死的臨界點。當你正在回憶,已經消逝的事情能再次讓你體驗。這正是火鍋店這個象徵元素在影片中的意義,不是火鍋的味道如何,而是讓她們再次重溫已經逝去的父親記憶。雖然有些已經缺失,需要花些時間重新找回(借火鍋湯底調製過程的暗喻)。

影片的結構設計很見功底,通過三姐妹的設定,编導巧妙地用了過去式、現在式和將來式三種模式展示了親情中溝通的必要性、及時性和重要性。對如樹而言她一直無法原諒父親,所以刻意冷待父親致父女兩人之間如隔了一道牆,困了自己傷了親情。父親回香港照顧如樹生病的母親而傷害了如枝的母親,她改嫁了他人心中卻懷著怨恨。每每面對如枝,心中的怨恨便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雖然言不由衷但卻又深深的傷害了女兒。如枝也因無法與母親溝通而倍感孤獨。如果最不幸,被嫁去加拿大的母親拋棄,被送回重慶老家由外婆撫養照顧。外婆年紀已大,深怕如果一人留在世上無人照顧,是而忙著替如果找可託付的丈夫。對如果而言,她覺得自己有責任照顧外婆直至她最後一日,所以兩人行事也總是南轅北轍。三人如何能走出各自的困局,其實最終取決於重新的自我認識。

整個作品細膩感人,節奏緩慢卻又恰到好處。影片結構設計獨特、對白精簡卻又寓意深刻。三人究竟如何評價她們的父親?但這並不是影片的重點。影片的結局是父親的火鍋店在一年後終於結業了,三姐妹又各自回到了自己舊有的生活空間,但三人已經重新找到了彼此親情的支持。最重要的是,回望父親那漸漸消逝的身影,她們放下了怨恨擁抱親情,並重新踏上自己未來的人生之路。父親留下的則是那充滿期待的微笑。

小浪

30
八月

《沉默的證人》

   Posted by: admin

「困獸鬥」的荒謬 曉龍

在封閉的環境內進行拍攝,電影是否具有吸引力,講求狹小空間裡的場面調度,以及起承轉合的劇情編排。《沉默的證人》的創作人樂此不疲地在「困獸鬥」的劇情內兜兜轉轉,當觀眾以為法醫陳嘉豪(張家輝飾)和實習法醫喬琳(楊紫飾)能離開醫院逃出生天時,他們反被劫匪Santa(任賢齊飾)、 Rudolph (馮嘉怡飾) 及 Elf (陳家樂飾)再次捉住,被迫返回醫院內,他們多次功敗垂成的冒險「旅程」,使觀眾看得心驚膽跳,緊張他們能否擺脫困境免受傷害,會否墮入困局一命嗚呼。無可否認,他們要對付劫匪,必須擁有常人欠缺的超級體能,陳氏身手敏捷,無需用槍都可致劫匪於死地;喬氏曾經在警校畢業,懂得用槍,雖然身形不及劫匪魁梧,但對打時有板有眼。片中動作場面精彩,曾執導《虎膽龍威2》的雷利哈林對場面精準的調度,使全片生色不少,這亦是此片最大的亮點。而劇情的起承轉合尚算理順流暢,很多時候觀眾以為故事結束時,殊不知這才是劇情的開端,以為故事已發展至高潮時,殊不知這才是劇情的中段。故《沉》的場面調度及劇情編排,尚算不過不失。

不過,《沉》的創作人對細節的忽略,經常令觀眾貽笑大方,當中的荒謬及不合情理,使他們差點以為此片是一齣「喜劇」。片中陳氏與劫匪多次惡鬥後傷痕累累,本來體力不繼,其後卻突然「龍精虎猛」,仿似「打不死」;喬氏向劫匪勉力抵抗後苟延殘喘,瀕臨死亡的邊緣,其後卻突然「生龍活虎」,再次與劫匪鬥過你死我活。雖然人類在生死關頭常會拼發前所未有的能耐,但總不可能忽爾快要死寂,忽爾勇猛過人,故陳氏與喬氏的演出顯得不合常理。此外,負責收屍的殯儀館職員(郭晉安飾)可能為了尊重死者,到醫院工作時穿上西服,但不斷喝白蘭地,似乎快要喝醉,他顯得毫不專業,稍有差池,隨時弄砸了整副屍體;他到醫院收屍的那段情節,當他剛出現時,由於其造型和行為古怪,且與常理不符,故令觀眾捧腹大笑。不知道《沉》的創作人知否自己正在拍攝一齣警匪片,很多時候在不經意間插入荒謬的角色和情節,輕易把原有嚴肅緊張的氣氛一掃而空,原來令觀眾喘不過氣的氛圍在一剎那間變得輕鬆,這使之前一步一步的鋪墊前功盡廢。因此,電影創作人需要兼顧大圍的情節及細微的小節,現今觀眾觀影的眼光很銳利,稍一不慎,便會使影片墮進深不見底的「深淵」。

很明顯,《沉》的構思不算新鮮,醫院內的「困獸鬥」不算是別出心裁的設計,唯一可觀之處在於陳氏與喬氏如何逃生,他們的命運如何?會死掉還是僥倖生還?這種角色遭遇的神秘感本來值得觀眾細心思考,引起他們繼續追看下去的興趣,可惜法醫惡鬥劫匪的情節缺乏峰迴路轉的設計,一切顯得輕易簡單,陳氏與喬氏被虐待的情節亦見慣見熟,這導致影片中段難以為觀眾帶來驚喜,幸好陳氏在片末「大發神威」,運用他的科學頭腦和醫學常識,向劫匪進行大反擊,他們遭受重創,雖然不至於一敗塗地,但最低限度難以反擊,陳氏與喬氏倆終極的命運,正繫於他突如其來的反擊。由此可見,全片偶一為之的亮點,稍稍彌補情節荒謬的嚴重缺陷。

30
八月

影評快訊第469期

   Posted by: admin

《噬逃險鱷》(Crawl)

面對「絕望」的一點堅持!共勉之。

與環境鬥爭的戲長拍長有,因為災難不停地發生在你我身邊,尤其在這個世紀。單是幾條鱷魚不夠,加上狂風暴雨吧走災難片路線?電腦特技花費不少,還是兩個人一個場景,走驚慄片路線,省掉大卡士來製作電腦鱷魚夠化算。就這樣,處境式的驚慄可以玩出甚麼花樣呢?幸編劇在人物設定及其與角色身處險境的關係寫得不錯,尚算合情合理,加上一段父女情,使劇本變得扎實。導演把緊張氣氛控制得宜,當然為求刺激,誇張的情節少不免,但總也配合人物性格;兩父女皆為運動員,通常運動員都有難以估計的鬥志與耐力,生死關頭變成打不死,情有可原。

正如這刻我們被推向粉身碎骨的深淵,也會變得強大,無畏無懼!

陸凌綠

22
八月

《走佬阿媽》

   Posted by: admin

家人的愛與接納 曉龍

事業與家庭,對於一位已離開職場而決心相夫教女的家庭主婦來說,後者的確較重要,但這不表示前者沒有任何存在價值。在《走佬阿媽》內,娜蒂Bernadette (姬蒂白蘭芝飾)曾被譽為天才建築師,但婚後放棄了事業,全心全意留在家中照顧家人,本來以為自己可藉此找到人生中最大的滿足,殊不知丈夫忙於發展自己的事業,女兒日漸長大而無需她過多的照顧,這使她不得不面對身分的迷失,在心靈深處迷惘而不知所措之際,究竟她是否需要重拾初心再次投入工作並開展自己的事業?是否需要再次在職場上發光發熱以尋回自己的存在價值?她因一次被騙的經歷而被迫遷至異地,她不願意接受家人的安排,唯有「突然失蹤」,想不到其「走佬」的經歷竟讓她再次找到事業的亮點,在南極再次從事建築設計的老本行,找到自我的生存意義;當家人真的找到她時,亦讓他們了解真正的她,需要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尋覓真我,她在南極發展個人事業所帶來的興奮和滿足,使她可以真真正正認識和了解自己,並讓她發揮個人才能之餘,亦能讓家人尊重自己,繼而改善自己與家人的關係。

每個人都需要尋找生命中的高峰,這不一定是自己的事業,但很多時候在事業發展過程中發光發亮卻能為自己帶來最大的滿足感。《走》內娜蒂有藝術家的個性和脾氣,曾與鄰居奧黛莉Audrey (姬絲汀慧飾)爆發衝突,兩人本來水火不容,娜蒂卻在「走佬」時刻意尋找奧黛莉的協助,隱瞞娜蒂的行蹤,使她無需遵從家人的指示遷居異地,初時奧黛莉對她懷恨在心,不太願意幫助她,其後她向奧黛莉講述自己的經歷後,奧黛莉對她深表同情,遂協助她而不向她的家人披露她的行蹤,這造就了她,讓她成功在南極發展自己久違了的事業。很明顯,她不太擅長與家人溝通,即使她與女兒相處的時間較長,仍然不曾告訴女兒自己真正的所思所想,仍舊不會開心見誠地與女兒分享自己的夢想;她與家人之間彷彿有一道無形的牆壁,不單不容易衝破,更加不輕易粉碎。很多時候,如果要消滅前面一個偌大無形的障礙,必須主動向前踏出第一步,奮力地移除障礙;否則,家人不會知道她的所思所想,遑論會有溝通和交流的時間和空間。因此,她在南極找到自我,其發展個人事業的歷程為她帶來前所未有的滿足,亦使她學懂如何認同自己,怎樣釐清自身的身分和價值。

唯有愛與接納,才可化解人與人之間的所有障礙。《走》內娜蒂的丈夫與她相處日久,認為她有心理問題,但只懂理性地為她的安全著想,切實地解決她的問題;但他忽略了「女性是水造的感性生物」的特點,不曾關注她的內心感受,只專注於自己的工作,長時間不曾與她好好溝通,這使她欠缺他應當付出的愛與接納,令她的內心不安,亦讓她的自我無從定位。她出走南極,本來是為了與家人「重聚」,但在陰差陽錯下,她獲得發展事業的黃金機會,這種忽然而至的巧合,直至她與家人在南極再次相遇,讓她了解家人對她的愛與接納,使她知道家人有同理心,會為她能追逐和實現夢想而感到高興和快慰,會為她能把所思所想付諸實踐而感到滿足和興奮。她對家人印象的改觀和心態的改變,正正從片末他們對她的愛和接納開始。

22
八月

影評快訊第468期

   Posted by: admin

《緣來自昨天》(Yesterday)

很明確,就是向「披頭四」The Beatles致敬。

最先吸引筆者的是平行時空意念,反而那「愛情」罷,可有可無。男主角Jack其實到了平行時空的另一世界,依舊有他的好友、父母,已經萬幸;基本上無大變化,連青梅竹馬的好友兼經理人都沒有改變,關係一樣。其實要好玩一點是可以全部改變的。可能導演目標只著重披頭四的影響力;沒錯,披頭四是「神」,粉絲遍佈全世界,沒有「披頭四」的世界將會怎麼樣?但其實片中所見是沒有怎麼樣的。當大部分篇幅都集中在歌曲演繹上,就變相削弱了劇情的推展。最具衝突的,只有積用人家的歌曲令自己成名,不斷受良心譴責這點。然而,片子亦有一個強烈信息:只要是好歌,就會歷久常新,無論在那一個年代裡都會受歡迎。

「披頭四」是一個象徵:反戰、愛、和平,不論當天冷戰中的越戰時期,還是今天的霸權、恐怖分子年代,此等核心價值仍然是大家渴求的,不會Out。而最後的一場,可謂「驚天地,泣鬼神」,教人目瞪口呆,詫異非常。

為我們今天站立的「連儂牆」喝采;為John Lennon喝采;為黃色的海報喝采!

陸凌綠

16
八月

影評快訊第467期

   Posted by: admin

《電流戰爭》(The Current War)

只看到愛迪生發明結集。呵欠。

此片在2017年拍竣,何以現在才上畫?打出來的牌頭是馬田史高西斯監製,是過不了監製的一關?據聞現在是再剪輯版本。奈何先天不足,再剪、再加鹽加醋都無補於事。

「先天」就是一劇之本-到底你想說甚麼?說愛迪生的真正人格?他的發明?與對手的競爭?不錯,現在每樣都有一點,可惜均蜻蜓點水:如愛迪生與妻子的感情不消半刻,妻已死去;又如另一勁敵尼古拉特斯拉,本來可細心描寫他們之間的糾葛,應該有點衝突,但碰臉不到兩句又略過了,諸如此類。根本沒有一個主軸,勉強有,就是「交流電」與「直流電」之爭,但這「之爭」其實欠缺戲劇性,瑣碎而不吸引。只覺最引人注目的只有一場:電死一匹馬,是全片高潮,哀哉。而愛迪生的其他發明,如留聲機、攝影機等,皆徒具軀殼欠靈魂,總之就是愛迪生的發明好了。

縱有「奇異博士」、「蜘蛛俠」、「藍獸」齊齊出手,也只愛莫能助;不單浪費人才,也浪費了用心的美術、佈景、道具和攝影,成本不輕。

無疑花巧的剪接與配樂經已竭盡所能力挽狂瀾,終歸都是返魂乏術。真不敢想像之前是如何槽糕?

陸凌綠

15
八月

《電流戰爭》

   Posted by: admin

有競爭才有進步? 曉龍

今時今日,大家樂於享受電力帶來的好處,電燈電視電腦冷氣機,使我們的日常生活獲得長足的改善,但大家曾否想過:為何現在我們有足夠的電力供應?為甚麼我們可提升自己的生活素質?《電流戰爭》敘述十九世紀末愛迪生(班尼狄甘巴貝治飾)與威斯汀豪斯(米高沙朗飾)爭取支配美國及全世界的電力供應系統的劇烈競爭,在直流電與交流電之間進行深入和詳細的討論,究竟前者還是後者較安全可靠?前者還是後者能產生更大和更強勁的電力?用電須顧及安全,這是人所皆知的常識,但威斯汀在競爭過程中為了生產更多的電力,罔顧用電的安全,曾經使意外發生,被愛迪生譴責;前者亦為了發財而罔顧道德,把電力用於酷刑上,以為犯人坐在電椅上服刑會死得更具尊嚴,殊不知他的死狀比吊頸及斷頭台更恐怖,所受的痛苦更多。別以為發明家只需專注於自己的發明,其實他們在發明過程中須顧及道德價值和社會取向,正如愛迪生進行發明之前都會想想這些成品對人類和社會整體發展有利還是有害,這些電器對世界的未來有裨益還是有毒害?片中他堅拒發明電椅,認為這是不人道的刑罰,證明他具有做人的基本道德原則。

近幾個世紀以來,世界不斷進步,源於其有劇烈的競爭。十九世紀末兩大企業的競爭,雖然免不了互相抹黑彼此的發明,但總算流於理性的討論;愛迪生指責威斯汀的公司的交流電「殺人於無形」,當人挨著電燈柱便會觸電死亡,這很危險,不建議其廣泛使用;但威斯汀反批評愛迪生的公司的直流電電力不足,持久力較短,難以長期使用。這種討論使雙方更積極進取地改善自己公司的電力系統,滿足安全和效率兩方面的需求,並免除客戶受損的風險,以提供優質的服務;所謂「有競爭才有進步」,關鍵便在於此。因此,片中兩間公司的商業競賽屬於良性競爭,雖然曾經互相批評,但總不會流於無根據的謾罵,亦不會對對方進行惡意的誹謗,故這種競爭模式尚算符合其堅守企業良心的基本原則,這亦成為其推動世界前進的「火車頭」,現今大家享受電力帶來的好處,愛迪生與威斯汀兩人的貢獻皆不可或缺。

大時代裡總有大人物出現,《電》描寫的十九世紀末,是電力科技急速變化的時代,發明家的發明如雨後春筍,電話電燈電椅在短時間內一一出現,當時的美國政府欲改善民眾的日常生活,刻意「製造」劇烈競爭的營商環境,深信競爭能使企業更加積極進取,發明的成品質素更高,亦更具創意。故支配全國以至全世界電力系統這塊「肥豬肉」,在愛迪生與威斯汀兩人不斷搶奪下,特斯拉(尼古拉斯候特飾)亦「垂涎欲滴」,毫不猶豫地加入戰團,此「混戰」場面是當時推動社會向前邁進的最大原動力,亦是其驅使發明家不斷創新改進的最主要誘因。由此可見,《電》平鋪直敘地述說一段電力系統發明史,如實地反映當時大企業如何爭奪開發電力系統的支配權,並講述多種電力產品如何因應當時民眾和政府需要而逐一發明和改良,雖然欠缺所謂「振奮人心」的高潮,但最低限度讓觀眾了解各種電力產品的發明並非一朝一夕,正在觀賞的電影亦非在一剎那間「突然出現」。故《電》的故事情節有其重要的歷史意義,值得生活於二十一世紀的我們再三回味。